您当前的位置: > 汽车 > 正文

中国汽车产业将迎来新一轮“开放”

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决定在扩大开放方面采取一系列新的重大举措,具体包括尽快放宽汽车行业等制造业外资股比限制,今年将大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等。切实有效的举措和明确的表态,收获了国内外舆论的赞誉。

中国汽车产业将迎来新一轮“开放”

3月20日,有媒体曾以《汽车合资股比可能很快放开》为题,对有关股比开放的问题进行了详细报道。文章指出,“开放”将成为2018年两会后整个中国经济的主旋律,涉及汽车产业的“进口关税”与“股比”两大问题也将成为关注焦点。

然而,在中美贸易摩擦激烈的背景下,也有人对中国汽车行业开放的话题提出了质疑,认为中国扩大开放的举措是不得已而为之。

4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了对原产于中国的商品征收额外25%关税的详细清单,清单涵盖1324项商品,总额约为500亿美元。此后,中国予以回击并宣布对价值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包括大豆和飞机)征收关税。中美贸易摩擦呈现逐步升级态势。

汽车商报注意到,不少国内外媒体把两件事混为一谈,甚至有人认为,习近平主席宣布的开放股比和降低进口车关税表明美国已经在这场“贸易战”中占据上风。

中国国际工程资讯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原副巡视员李万里在接受汽车商报采访时表示:“开放股比和降低关税是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基本方针,近十几年一直在推进,与美国政府的压力无关。”

事实上,针对汽车行业股比开放以及降低关税的问题,汽车商报始终在跟进报道,回看过去几年相关部门发布的汽车产业政策,就可以发现,这些扩大对外开放措施是中国从自身利益出发自主酝酿、推进已久的,与外部强加的“贸易战压力”无关。

汽车产业开放与美国无关

早在1994年发布的《汽车产业政策》中设置了车企外资持股比50%的上限,并且明确规定,外国企业同一类整车产品不得在中国建立两家以上合资合作企业。

近年来,随着中国汽车产业日益发展壮大,开放汽车行业股比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16年达沃斯论坛上,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透露,政府正在考虑取消50%的外资车企持股上限。同年4月,工信部部长苗圩称,股比放开已进入倒计时阶段,长则8年,短则3~5年就会放开。这是中国首次透露汽车合资企业股比放开时间表。

2017年合资企业股比问题再次被提及,4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三部委在联合印发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中提出,完善内外资投资管理制度,有序放开合资企业股比限制。同年6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共同出台《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取消了汽车电子、新能源汽车电动、摩托车等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放宽了纯电动汽车等领域准入限制。

可以看出,近年来,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新举措不断出台,开放步伐越来越快。

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要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等领域开放,下调汽车、部分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关税。甚至连特朗普近日频频亮出的知识产权问题,也在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被提及——“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实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

可见的是,中国有关放宽外资在合资车企中的持股限制,一直都处于研究和推进的既定轨道上。

“事实上,任何国家都有需要保护的产业,但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绝大多数产业部门已经走向成熟,引入更多竞争压力有助于保持活力。”李万里表示。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也表示,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也是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基本方针。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汽车产业因之有了长足的发展。没有开放,就没有中国汽车产业的成功发展,今后中国汽车产业也将继续开放发展。

将如何影响汽车行业?

汽车行业股比放开的讨论由来已久,争议点在于放开是否对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的发展产生影响。支持放开一方认为,放开股比有利于汽车产业市场化良性竞争,打破技术依赖与封闭;反对一方在过去则认为,放开股比会让技术占有优势的外资企业过多抢占中国汽车市场份额,对自主品牌发展不利。

按照现行汽车产业政策规定,汽车整车、专用汽车、农用运输车和摩托车中外合资生产企业的中方股份比例不得低于50%;一家外企在华同类产品最多拥有两个合资伙伴。打破上述限制意味着,外资或将成为合资车企的控股方,未来还可能出现外资独资车企。

多年来,汽车合资合作的路径成败与否始终是行业内外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早在2014年,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就曾呼吁要放开股比。

稍早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表示,当前,进一步的开放,对于外国资本、外国品牌更有利,对中国资本和品牌困难更多。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很难理解为什么外国汽车公司和外国政府希望中国汽车产业尽快进一步开放。

以一汽为例,一汽-大众及一汽-大众奥迪,一直都是一汽集团最大的利润奶牛。有报导指出,大众集团长期不满现有的股比标准,市场上曾数次传出双方有意调整现有股比。从长远看,放宽股比限制将会减弱合资企业对中国品牌汽车企业的输血功能。

“当然,困难也是锻炼,相信中国汽车产业中的中国资本和中国品牌能够顺利通过进一步开放和更激烈的市场竞争的考验。”董扬说。

经过十余年的奋斗,中国企业从仿制、集成到正向研发,逐渐形成产业的技术链,到目前为止,中国汽车业开始形成较完整的产业链体系。

李万里告诉汽车商报,如今的中国汽车产业手中至少握有四张维护产业安全、扩展发展利益的“王牌”:一是形成稳定且单一大市场的地缘优势;二是已铸就中国汽车工业现代化制造体系;三是聚集起优质本土企业的中国方阵;四是产业生态环境的预期积极正面。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表示,这对于外资企业、中国造车新企业和老牌民营造车企业都是利好消息,有望成为中国汽车产业从大变强的一个关键转折点。他认为,如果放宽外资车企股比限制,外资车企投入将更大、收获更多。同时,也必然要求国内企业投入更大,加快创新步伐,最终获益的是消费者。

调整关税降速是关键

除了汽车股比之外,习近平主席在演讲中也明确表示,今年将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努力增加人民群众需求比较集中的特色优势产品进口,加快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政府采购协定》进程。

不少汽车行业内人士担心,关税的下调势必会导致进口车价的降低,或许会对合资车、自主品牌车形成一定的压力?

纵观世界,日本汽车进口是零关税,美国是2.5%,韩国是8%,欧盟是10%,而印度、阿根廷、墨西哥等国分别为60%、35%和33%。自从中国加入WTO后,我国针对汽车进口关税也有一份明确的下调路线图和时间表。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