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港股 > 正文

中信证券:货币政策近期两个动向 定向降准可能将近

  文丨明明债券研究团队

  报告要点

  近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支出要“降低全社会各类营商成本”,另外12月24日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上提及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叠加银监部门对部分银行进行窗口指导“适度控制”净利增速,反映监管当局有意降低银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若明年宽信用情况未得到明显改善,不排除将出台进一步措施来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

  2018年以来,在贸易摩擦、信用收缩的影响下,经济下行压力不断显现,但银行净利不降反升主要是受到净息差扩大影响。2018年央行四次降准,12月份创设新型货币政策工具TMFL(定向中期借贷便利),银行间流动性整体宽松,负债端成本下降。从资产端来看,实体经济下行,信用收缩,信用扩张动力不足,民营企业及中小微企业由于缺少抵押担保资产,盈利能力不足,风险水平高,融资较为困难,贷款利率上升,净息差进一步扩大。除净息差扩大影响之外,2018年银行业资产规模上行,也是净利润增速上升的一个原因。

  对比多元化银行增速与区域性银行增速,2018年以来区域性银行的利润增速上行更为明显。2018年以来,多元化银行资产规模增速与区域性银行资产规模增速均上升,区域性银行资产规模上升速度更快,所以区域性银行净利增速更快有规模因素影响。同时,在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农村商业银行的净息差维持在2.5%-3.0%之间,为行业最高,区域性银行净利增速更高受到净息差扩大的影响。

  经济下行背景下商业银行风险偏好未改可能阻碍宽信用传导机制。商业银行在进行放贷时主要考察企业的偿债能力和盈利能力。今年以来宏观经济整体下行,中美贸易摩擦持续不断,民营企业盈利状况前景不甚乐观。在财政政策作用尚未显现的情况下,企业负担未实质降低,商业银行资产风险偏好没有实质改善,商业银行对高风险企业的放贷意愿仍然处于低位,进一步此类企业获得的贷款成本也较高。

  宽信用政策不及预期下,为了维稳经济,除了减税降费等积极的财政政策外,降准降息等宽松货币政策仍然可期。结合昨日国常会议内容,新的一次定向降准可能将近!银监部门对部分银行进行窗口指导“适度控制”净利增速,反映宽信用政策的传导机制并不理想的背景下监管当局有意降低银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若明年的情况未得到明显改善,不排除将出台进一步的措施来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

  正文

  证券时报报道,近日银监部门对部分银行进行了窗口指导,要求他们“适度控制”净利增速,2018年全年的业绩增速“不能放太高”;同时,还要求某些城/农商行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四季度末的贷款利率须低于三季度末。2018年以来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速是否明显上升,增速上升的原因是有哪些,是否和中小企业融资成本相关?对此我们分析如下:

  2018年宏观经济下行而银行净利增速不降反升

  通过回溯历史数据可以发现银行业净利润增速呈现出阶段式的变化。2008年金融危机以前,净利增速逐年上升,达到50%以上的历史高位。2008-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银行业业务收缩、净利增速明显下滑。金融危机后我国出台了积极的政策维稳经济,受此影响银行业净利增速经历了两年左右的回升。随着经济基本面的走弱银行业净利增速再次进入长期下行区间降低至2016年的1.88%,直到17年逐步回暖。2018年,银行业净利增速持续回升,三季度增长率分别为5.60%、7.38%、7.79%,呈现出上升趋势。

货币政策近期两个动向:定向降准可能将近,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

  GDP增速与银行净利润增速大致趋同,银行资产质量、资产规模与宏观经济发展水平比较相关。在宏观经济趋好时,企业营业能力上升,贷款质量提升,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企业贷款需求上升,资产规模扩张较快。2012-2016年,GDP逐年下降,银行净利润增速也呈现出下降趋势。随着2017年GDP增长水平的上升,银行净利增速也从2016年的1.88%上升至2017年的5.86%

货币政策近期两个动向:定向降准可能将近,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

  利率因素是影响银行净利增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2013年之后,我国利率市场化进程明显加快,利率进入全面开放阶段,人民币贷款利率取消管制,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成立。2014年,央行宣布取消对商业银行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存款利率浮动上限。2015年,人民银行连续5次降息,并开放存款利率浮动区间,商业银行竞争加剧,息差收入下降,净利润受到影响。

  2018年以来,在贸易摩擦、信用收缩的影响下,经济下行压力不断显现,但银行净利不降反升主要是受到净息差扩大影响。2018年央行四次降准, 12月份创设新型货币政策工具TMFL(定向中期借贷便利),银行间流动性整体宽松,负债端成本下降。从资产端来看,实体经济下行,信用收缩,信用扩张动力不足,民营企业及中小微企业由于缺少抵押担保资产,盈利能力不足,风险水平高,融资较为困难,贷款利率上升,净息差进一步扩大。除净息差扩大影响之外,2018年银行业资产规模上行,也是净利润增速上升的一个原因。

货币政策近期两个动向:定向降准可能将近,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

  城农商行净息差走阔反映宽信用传导不畅

  为了分析银行业净利增速上行背后的原因,我们按照万得行业板块的划分方法将银行划分为多元化银行(即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以及区域性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等)。

  对比多元化银行增速与区域性银行增速,2018年以来区域性银行的利润增速上行更为明显。多元化银行主要包含大型商业银行及股份制银行,其客户主要为大型国企及大型民营企业;区域性银行主要包含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对区域融资需求较为了解,其客户主要为区域覆盖范围内的中小微企业。

  2018年以来,多元化银行资产规模增速与区域性银行资产规模增速均上升,区域性银行资产规模上升速度更快,所以区域性银行净利增速更快有规模因素影响。2015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农商行占比不足20%,2018年占比则超过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达到27.27%。同时,在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农村商业银行的净息差维持在2.5%-3.0%之间,为行业最高,区域性银行净利增速更高受到净息差扩大的影响。2017年多元化银行净利增速和区域性银行净利增速出现多年来首次上升,2018年3个季度净利增速持续上升,分别为5.16%、6.80%、7.29%和12.82%、16.99%、14.94%。在央行宽信用政策的背景下,银行的资金成本降低,尽管银行对中小微信贷有利率优惠政策,但信用收缩下企业融资成本仍然居高不下,反映宽信用政策传导机制并不通畅。

本文标题:《中信证券:货币政策近期两个动向 定向降准可能将近》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