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黄金 > 正文

亳州九千吨储备粮被监守自盗,填亏空补库致代管公司经营困难

  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谯西粮食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谯西粮库),隶属于亳州市谯城区粮食局,4年前这里发生了一起大案——谯西粮库负责人谭献华因私自盗卖国家储备粮9000多吨,曾在当地引起不小轰动。谭献华后因涉嫌多项罪名获刑。

  6月初,多名粮食经纪人(即粮食商贩)告诉上游新闻记者,4年前,他们被谭献华欺骗,用自己的粮食替其填补粮库亏空。谭献华被抓捕判刑后,他们被拖欠的上千万元粮食款至今未有着落,意外成了这一事件的背锅侠。

亳州九千吨储备粮被监守自盗,填亏空补库致代管公司经营困难

  发生国家储备粮盗卖事件的谯西粮库内景。

  粮库负责人为还私债监守自盗

  谯西粮库位于亳州市谯城区,成立于2009年6月,是亳州市谯城区粮食局下属单位,下设十八里、魏岗、三官、梅城、马场、涡北等13个粮站。

  “谯西粮库负责人是谭献华,他是谯城区粮食局任命的粮库经理,下设13个粮站的负责人,大部分与其沾亲带故。”知情人之一的亳州粮食系统工作人员梁海(化名)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在亳州,粮库经理安排其亲属担任下设粮站负责人的现象极为普遍,甚至多地还曾出现过继承式任职——粮站负责人退休后让其子女顶班。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谯西粮库盗卖事件爆发,源于2015年亳州市粮食局的一次突击检查。

  “应该是上级部门听到了一些消息,没有事先告知。检查时7发现谯西粮库几个库都是空的,没有粮食。”梁海说,当时检查的具体情况至今没有公开,亳州市粮食系统中知情人并不多。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了一份《关于请从快解决亳州市谯城区谯西粮食购销有限公司最低收购价粮食亏库问题的函》(以下简称《亏库函》)。这份红头文件是由安徽省政策性粮食库存数量和质量大清查工作领导小组,于2019年4月3日下发给亳州市政策性粮食库存数量和质量大清查工作领导小组的,其中明确点明了该粮库擅自盗卖国家储备粮的事实。

亳州九千吨储备粮被监守自盗,填亏空补库致代管公司经营困难

  《关于请从快解决亳州市谯城区谯西粮食购销有限公司最低收购价粮食亏库问题的函》,明确点明了擅自盗卖国家储备粮的事实。

  《亏库函》明确提到,2015年11月,原亳州市粮食局检查发现,谯西公司(谯西粮库)擅自倒卖本企业储存的最低收购价小麦7028吨。因涉案小麦权属国务院,事关重大。谯西公司违反了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粮食流通政策,监守自盗,是问题形成并拖延至今的根本原因。此外,谯西粮库事件已经被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重点关注,已到了必须解决的阶段。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个信息源处证实,谯西粮库擅自盗卖的最低收购价小麦(即国家储备粮)共计9000多吨,与调查组公布的7028吨存在约2000吨的差额。“2015年11月亳州市粮食局突出检查前,谭献华曾突击进行过一次补库。他以谯西粮库的名义从粮食经纪人处,以商品粮的价格购买了一部分粮食填补国家储备粮;还有一部分是亳州市谯城区粮食局和中央储备粮亳州直属库有限公司(中储粮亳州库)补的。”梁海说。

  根据国家《中央储备粮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动用国家储备粮,程序非常严格,应由国务院发展改革部门及国家粮食行政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财政部门提出动用方案,报国务院批准。

  那么,9000多吨国家储备粮谭献华一人是如何倒卖的?钱又去了哪里?

  知情人梁海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国家储备粮正常出库,第一种渠道是报请相关部门后通过网上拍卖,由中储粮亳州库开具出库单,凭出库单按仓号、按数量出库;第二渠道是国家政策性调拨,由中央下达调拨计划,按照调拨计划数量、质量出库。

  梁海介绍,一般情况下,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粮食局和中储粮亳州库一个月要查一次库。由于当时粮库没有安装监控,谭献华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在例行查库后进行了突击盗卖活动——一次卖一两千吨,短时间很难发现。

  “盗卖粮食所得的钱,全部被谭献华用于偿还个人债务,以及经营其私有的安徽亳州市鸿源面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鸿源面业公司)。另外,谭献华还曾将谯西粮库私自出租,这个情况粮食局相关负责人是知情的。”梁海介绍。

  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已公布的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16民初330号民事裁定书证明了梁海的说法。该裁定书显示:2013年11月6日,谭献华以谯西粮库的名义与承租人闫某签订《房地产租赁合同》,将位于谯西粮库十八里粮站院内的5栋仓库、1栋办公楼及院内其他建筑物、附属物,连同整个院内场地,以330万元价格租赁给闫某,租期50年。闫某一次性付清房租后,谭献华却未将房屋交付给闫某使用,闫某随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之所以没有交付,是因为这笔钱全部被谭献华个人使用了。”谯西粮库知情人说。

亳州九千吨储备粮被监守自盗,填亏空补库致代管公司经营困难

  2015年中储粮亳州库向亳州市鸿源面业有限公司出具的验货单,后经证实用途为虚假补库

  多部门被指联手导演粮食拍卖出库假相

  知情人梁海告诉上游新闻记者,2015年11月,谯西粮库盗卖案事发后,谯城区粮食局、原亳州市粮食局及中储粮亳州库并没有第一时间上报,而是采取“突击补库”形式,试图将此事“就地处理”。

  由安徽省政策性粮食库存数量和质量大清查工作领导小组下发的《亏库函》提到,此次补库资金共计1692万元,包括自筹资金750万元,动用谯城区政策性粮食联保保证金942万元。自筹资金中,500万元为谯城区粮食局下属企业职工,按照原谯城区粮食局局长桑圣军安排筹集所得。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名参与自筹集资的职工处证实,谯城区粮食局下属企业职工筹集的500多万元资金,分别汇入了谭献华及其名下鸿源面业账户。

  2015年12月4日,谭献华私有的鸿源面业公司,通过安徽粮食批发市场拍买谯西粮库涡北3号仓小麦2000吨,并将拍买款汇入安徽粮食批发市场,随后中储粮亳州库开具了谯西公司涡北3号仓二等小麦2000吨的出库单。

  上游新闻记者获取的一份落款时间为2015年12月4日,由中储粮亳州库向鸿源面业公司出具的一份《验收确认单》提到,中储粮亳州库向鸿源面业公司出售混合麦2000吨,并附有双方公章,中介单位为安徽粮食批发交易市场有限公司。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