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理财 > 正文

符绩勋18年投资笔记:错失项目比投错项目代价更大

  证券时报记者 张国锋

  今年上海的深秋显得格外温暖,在国金中心二期3501室,证券时报记者首次接触到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这位连续多年登上福布斯中国最佳创投人榜单的王牌VC(风险投资)大佬,给人的印象是特别平和、温文尔雅。

  他硕士毕业于国际名校——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后进入惠普公司工作,至今身上仍然带着典型的理工男气息。2000年初次涉足风险投资领域的符绩勋,首个投资案例就是当下国内互联网三巨头之一的百度,这次投资一举奠定了他在国内风投界的地位。

  18年投资生涯里,符绩勋先后投资了百度、阿里巴巴、去哪儿、滴滴出行、Grab、满帮等独角兽公司。同时,符绩勋可谓国内促成最多知名并购案例的“并购推手”,包括优酷土豆、去哪儿携程、滴滴快的、运满满货车帮、Grab和Uber等,都经符绩勋之手促成合并。

  即便战功累累,但符绩勋仍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他说,投资本身是不断学习的过程,也是不断挑战自己的过程,甚至是不断否定自己过去投资经验的过程。

  从理工男向

  政府官员转变

  1968年,符绩勋出生于新加坡,曾就读于英华中学和国家初级学院,并以一等荣誉学位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机械工程系,之后还获得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科技管理学硕士学位。

  毕业后,他加入惠普公司工作了三年时间,担任研发工程师和项目负责人。在那段工作经历中,符绩勋负责研发喷墨打印机项目,研发总部位于美国硅谷,因此他需要经常前往美国跟当地的工程师共同设计研发。正是这段经历,让符绩勋了解到,一个产品的研发与定价,企业的生产能力和供应链管理等知识,当时硅谷热火朝天的创新氛围,也让符绩勋的内心有股热情正在蠢蠢欲动。

  1996年,符绩勋加入新加坡国家科技局,于金融与投资部就职,主要负责早期科技公司的投资。“我在里面待了大概五年时间,刚进去的前两年很痛苦,从外企转入到政府机构,周边的氛围都很官僚,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写报告。”

  但正是在新加坡国家科技局的工作经历,让符绩勋得以接触到风险投资行业,并且在他看来,这段工作经历让他的视野得到了提升。

  “之前在惠普的工作,我只需要专注一个事情、一个产品,需要熟悉的就是这个产品的市场。但在政府层面,则需要宏观去看待问题。”符绩勋回忆说,当时他需要走访很多国家,一方面了解其他国家的创新发展情况,另一方面将一些有助于推进新加坡创新的项目引入当地。

  “我们当时在新加坡打造了一个科技园区,专门去孵化早期的项目,我主要的工作就是以比较低廉的租金吸引早期科技型创业公司入驻。”符绩勋说,当时他一直在思考,除了以低廉的租金提供场所之外,自己的团队是否能够提供系列服务,比如法务、财务等帮助。

  为了找到答案,符绩勋带领自己的团队走访了以色列、爱尔兰、英国、美国等多个国家,其中最让他感到震撼的是以色列。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以色列全国已经有超过20个孵化器,并且孵化了一批高质量的高新技术企业,甚至有上百家科技企业当时已经在纽交所上市。“他们国家人口基数很小,周边都是敌对国家,唯一的市场其实就是美国。我们发现,实际上很多在美国的犹太人相互之间的关系是比较强的。这给了我们很多启发,包括如何利用海外关系帮助创业者进行人才、技术等方面的对接。”

  符绩勋说,这段工作经历让他懂得了什么是投资和创业面对的挑战。“你看多了以后,就会产生判断,包括投资当中很多的条条框框,背后都有一些逻辑、因果在里面,也让我学会了如何用投资人的身份跟创业者去谈判。”

  初出茅庐,斩获百度

  2000年,符绩勋加入德丰杰环球基金,负责亚洲区的投资。如今我们如雷贯耳的百度,就是符绩勋当年初出茅庐时的第一个投资标的。

  在2000年左右,尽管互联网热潮已经起来,但在亚太地区,宽带普及率并不高,互联网的项目也很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德丰杰位于美国总部的同事推荐符绩勋见一个项目创始人,这个人就是百度的李彦宏。

  “第一次跟李彦宏聊天用的是视频,当时我们的合伙人都在,一开始我们用英语交流,聊着聊着就用上了中文。”回想起跟李彦宏的第一次接触,符绩勋觉得有点好笑,因为当时整个德丰杰团队只有他能说中文,最后这个项目就交给他负责。

  在认识了李彦宏的团队,也了解了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后,符绩勋意识到,互联网所带来的信息爆炸,需要通过门户来聚合,通过搜索来满足用户对信息的需求,市场空间是巨大的。而百度一开始的定位是提供一个信息技术的解决平台,让信息获取更加便利和高效。在对比了美国为门户网站提供搜索引擎的Intomi公司之后,符绩勋最初的老东家德丰杰向百度投资了750万美元,占了总投资额的20%。

  2005年,百度上市。2年后,德丰杰基金退出,其投资回报高达百倍。符绩勋由此打响了自己投资生涯的第一炮。

  在回忆与李彦宏的接触感受时,符绩勋说,觉得这个人做事靠谱,还有一股执着和韧性。在表达过程中,李彦宏用数据来分析自己的商业模式,清晰地告知了符绩勋为什么这个事情能够做好。

  在德丰杰工作期间,符绩勋游走于亚太区多个国家,最终选择了在中国扎根自己的投资事业。“我一直认为,我在中国踩了两个红利,一个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另一个则是互联网红利。”符绩勋说,宏观要素是促成投资成功的一半原因,另一半则是挑人、比拼执行力,要求投资人站在一定高度去看整个市场中,这些项目的机会和驱动力在哪里。

  2005年,符绩勋在对比了印度和韩国等其他亚太区国家后,认为中国有最好的投资机会。如果他不全身投入中国市场,可能会错过中国后面十年的机会。于是次年,他放弃了在德丰杰还没到手的70%的Carry(分红),选择加入了GGV纪源资本,专注于在中国的投资。

  错失项目比

  投错项目代价更大

  如果说,投资百度让符绩勋一战成名,那么促成优酷和土豆的合并,则让符绩勋彻底在中国风投圈内站稳了脚跟。

  2012年时,中国各大视频网站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版权费水涨船高,视频网站亏损,用户有太多选择导致信息过载。当年优酷和土豆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市值被低估、亏损增大、用户增长放缓及日趋见增的各方压力。

  符绩勋回忆说,当时土豆网创始人王微的账户上虽然有2亿多美元,但最多也只能支撑12~18个月。在这种情况下,符绩勋想,与其各自消耗,不如整合起来,共同寻求做大。比如在版权内容上,一家购买,两家可以互相共享资源;两家合并后,成为网络视频行业的老大,对资本的诱惑力也会放大。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