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正文

国企监事会改革正“起草方案” 专项文件出台细节待议

  4月13日,经济观察报记者独家获悉,为了推进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的职能调整尽快落地,包括审计署在内的相关人士正在起草相关机构改革方案。该方案内容可能包括,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的人事调整、机构调整等。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按照国务院国资委2018年初的任务安排,原本计划在2018年6月左右,向国务院上报一份关于推动和改进外派监事会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不过,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出台,给这份文件带来了变数。

  截至发稿,国资委官网“机构概况”一栏里,显示在职监事会主席有16位,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的29个办事处信息一并位列其中。

  国资委研究中心专项工作处处长王绛认为,国企监事会的职能调整,意味着外部监督与出资人监管的区别分工。监事会本身行使的以财务监督为主的企业外部监督,放在审计署之后,与其原来职能也相配。

  不过,对于职能调整之后,监事会原有人员的人事安排、部门设置、上述意见出台的时间安排,以及意见内容是否需要作出调整等详细信息,上述知情人士并未透露,表示更多机构改革的实质性动作,得等到相关机构改革方案落地,才会展开操作,目前“一切依旧是未知数”。

  动态

  一份关乎国企监事会未来命运的草案,正在积极筹备中。

  一名了解方案起草工作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现在只是起草阶段,人员、部门调整等实质性动作还没有,这项工作的进展需要时间,没有那么快。”

  按照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要求,为整合审计监督力量、增强监管效能,将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国有企业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和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的职责划入审计署,不再设立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

  为推进上述工作,国资委官方、审计署官方公开消息显示,原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委员王文斌已经于2018年3月调任审计署,任党组成员、副审计长。

  从1999年便担任稽察特派员助理(正处级)的王文斌,拥有多年国企监事工作的丰富经验。

  官方个人简历显示,他在2000年11月任国有企业监事会办事处副主任(副局级);2001年1月任中央企业工委监事会工作部副部长(副局级);以及2006年11月任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工作局(国有企业监事会工作办公室)局长;2013年8月任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委员。

  除去王文斌,原有的20位国企监事会主席,或将迎来人事安排上的变动。事实上,早在2018年2月5日,20位监事会主席中的4位,已经出现了职务调整。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中国政府网官方获悉,2018年2月5日,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信息中显示,已免去李克、李东序、国一民、赵小平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职务。在此之前,2月2日召开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2018年度工作会议上,李克、李东序、国一民、赵小平刚刚出席过该会议。

  剩下的16位监事会主席,包括分管第18办事处,负责对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中化集团公司、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中国黄金集团公司履行监事会监督职责的董树奎,以及分管第20办事处,负责对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林业集团公司、中国民航信息集团公司履行监事会监督职责的杨坚等。

  前述接近方案起草工作的人士表示,上述监事会主席是否会和29个监事会办事处一同进行调整,现在还属未知,后期需要根据履历情况以及其他相关要求进行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曾于2016年新设成立的(国资)委内厅局监督一局,原本是承担国有企业监事会的日常管理工作,机构设置包括综合处、一处、二处、三处、联络处、调研处,现在由于国企监事会的职能调整,该厅局职能亦将迎来变数。

  一名国资人士表示,监事会职能调整之后,并不代表国资委出资人身份的监督职能完全消失,国有资产监督机制会通过其他方式继续表现。

  以监督一局为例,2016年与该局同时新设成立的,还有负责有关监督成果在委内厅局和所监管企业的利用工作,分类处置、督办和深入核查监督检查发现移交的问题,对共性问题组织开展专项核查,组织开展国有资产重大损失调查,提出有关责任追究的意见建议的监督二局;和负责有关监督成果在委内厅局和所监管企业的利用工作,分类处置、督办和深入核查监督检查发现移交的问题,对共性问题组织开展专项核查,组织开展国有资产重大损失调查,提出有关责任追究的意见建议的监督三局。

  王绛认为,出资人履行的监督职能,主要目的包括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更多地是侧重于以管资本为重点,以积极股东身份,着重对企业章程,治理结构,重大决策等事项监督。相比之下,审计署更多会以财务报告的形式来发表意见。

  对于监督职能的分工,前述国资人士表示,未来国资委的监事监督职能与审计署监督职能的主要区别在于,审计署或许更侧重行政监督,国资委监督更多是作为出资人身份,致力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监督。从形式上看,审计署监督更多是财务监督,而国资委监督侧重点,将更多放在央企投资事项、国资保值增值等方面。

  再从监督周期看,审计署监督的周期可能会有一些时断时续的情况,但是国资委监督是持续长期的监督。身为国有企业的出资人,国资委的监督职能是不会完全取消的。

  发端

  按照国资委原本的安排,将在2018年择机出台一份对监事会外派工作产生重要影响的文件,内容包括推动出台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外派监事会工作的意见,以及制定监事会监督事项的清单。

  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台之前,为了强化监督和责任追究,国资委打算在2018年加强境外国有资产监督,健全境外监管制度和工作机制,深入开展境外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核查。

  同时,专门针对企业内控体系展开完整性、有效性的监督,确保企业将经营决策全过程纳入内控体系,强化内控管理刚性约束。

  为了增强监督实效,国资委欲着力强化当期和事中监督,对发现的问题要建立台账,及时调查核实,逐一督促整改。加强责任追究,制定出台《中央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实施办法》,依法依规严肃查处违规造成的重大损失问题。

  随着机构改革工作的推进,上述工作可能出现哪些调整?

  上述国资人士表示,上述工作内容在国资委2018年初的任务安排里都有涉及,不过由于机构改革的职能调整,后续工作是否还需要操作、如何操作,尤其是加强和改进外派监事会工作的意见将如何修改,未来什么时间上报国务院等等,这些都需要再等消息。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