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正文

商标争议悬而未决 谁的“红牛”

  华彬集团和天丝医药,这对昔日伙伴如今已然恩情不在。深陷“红牛”商标授权纠纷中的他们,为了捍卫各自的权益而选择“战斗”。而一同面对和迎接“战斗”的,又岂止他们。

  新金融记者 淮纯菊

  语出惊人

  “终于坐不住了。”——这是圈儿里人对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华彬集团旗下快消品板块,以下简称:华彬快消集团)在月初的高调发声作出的评价。

  此时,距离新金融观察记者首次独家披露“2016年红牛商标授权到期”一事,已过去了两年有余。

  两年间,故事的主角纷纷从幕后走向台前,甚至对簿公堂,大有“你来我往”的架势。而早先,不止一次的私下谈判终究没能掩盖住双方在20年间积攒下来的矛盾,以至于走到了对立面。

  将时间拉回到当下,这个4月。

  华彬快消集团一改往日的缄默态度,不仅选择在人民大会堂“总结”过往20余年华彬集团在饮料行业的“成绩”,其董事长严彬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之前签订的是50年的授权合同,现在才过去了20年,之前双方签订的合同在当时的国家轻工业部有备案。”

  显然,华彬方面是想表达,“一切如旧”。但实际上,近两年,据不完全统计,诉诸其商标侵权的案子已20余起。

  “如果一切真的如旧,还用站出来高呼吗?”一食品饮料行业资深从业者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首先应该站出来说“NO”的,自然是严彬言语中“我们”的另一方——TCP集团成员、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丝医药)。

  “商标授权还有30年的报道刚一出来,我就收到了天丝医药的‘声明’。”一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该公司一直被华彬集团运营,以下简称:中国红牛)的员工对新金融观察记者笑言,对方的反击很及时。

  有关这份声明,经新金融观察记者向天丝医药求证,内容属实。其核心内容是说,严彬先生所述内容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天丝医药与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资公司)的最后一份商标许可合同是2009年签署的,这份合同明确指出‘该份协议签订之日起,双方此前所有商标许可合同立即终止。’且根据该份协议,针对合资公司的商标许可在2016年6月已到期。事实上,所有此前的商标许可协议均因为双方同意而终止或到期而终止,因此华彬集团所述内容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3日,天丝医药在给新金融观察记者的回复中强调。

  “果然,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对手。”前述从业者调侃道。只是,这组对手却是昔日的伙伴。

  通过天丝医药的官方回复,不难发现,在过去的20年里,华彬集团和天丝医药之间,除了商标授权,还一起组建了合资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前述中国红牛成立于1998年9月30日,有四个股东。持股比例分别是:泰国红牛占88%,北京市怀柔区乡镇企业总公司(怀柔国资委独资国有企业)占1%,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许氏家族独资公司)占7%,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严彬独资公司)占4%。

  而事实上,严彬与天丝医药的缘分始于泰国,在红牛没有进入中国之前,两者在1995年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红牛),许氏家族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是68%和32%。

  如此一来,在前述中国红牛公司中,许氏家族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是66.84%和32.16%。

  令人颇为不解的是,去年8月,天丝医药方面曾公开表示,在合作的20年间,严彬不曾开过董事会,而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许氏家族也没拿到过一分钱分红……

  兄弟反目尚且自说自话,何况这桩看上去有点复杂的商业缘分。不过,一个清晰可见的事实是,故事里,“我们”的某一方在说谎。

  “马”失前蹄

  “对某些言论,我只能呵呵了。”一中国红牛的前员工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他在华彬快消集团所属的北方某区域市场有过5年以上的工作履历,在感谢中国红牛曾带给他丰厚的待遇和职业成就感的同时,也对发生在去年的被离职事件颇有微词。

  “不可能是50年,如果商标授权真的如董事长所言,还有30年,为什么集团从2017年的第一季度就开始大量缩减销售团队的编制?不仅如此,公司甚至还聘请了专业的谈判公司来执行减员计划。谈判从经理到员工,逐一进行,在大刀阔斧的减员行动中,被离开的我们,基本上都没拿到什么补偿,连我所在市场的区域经理也没拿到一分钱……”上述前员工说起这段,依旧情绪激动。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被离职已经不是第一次,不过,相较于从中国红牛离开的两手空空,前一次,他“收获颇丰”。

  在这位前员工看来,公司的“不赔偿”行为,实际上是在给华彬快消集团省钱。就他所在区域市场的那一次大规模离职事件,少说也给公司省了近千万元。“公司在改变战略战术的同时,也在尽可能地节流。”

  而这些,在他眼里,都是华彬集团应对商标授权到期的行为抑或是佐证。

  事实上,采访获悉,华彬集团应对“商标授权到期”一事的准备工作,最早开始于2013年。“他们一早便开始物色产品,并寄希望于有一款合适的产品可以替代红牛。”

  直到2014年9月,华彬集团收购了美国天然椰子水品牌唯他可可(Vita Coco)25%的股份,成立了唯他可可中国公司,并推出了唯他可可椰子水产品。之后便是儿童饮料果倍爽、VOSS水以及华彬集团的亲儿子——“战马”横空出世。

  “公司决定推出PET包装的功能饮料(战马),就足以说明,其方向是塑装的功能饮料市场份额,而非罐装。不过,经过一年多的市场运作,战马境遇坎坷,如今,又要出罐装了。”前员工称。

  对华彬快消集团未来的境遇,他深感忧虑,当然,这取决于他的“经历”。

  除了VOSS水,华彬快消集团旗下的另外几款饮料产品,他都参与过运营、销售。“全在赔钱。不仅如此,那个被寄予厚望的战马,第一批上市的产品已经过期,部分区域的经销商处理过期货品都还来不及。更糟糕的是,华彬方面开启了一元乐享活动,买战马中奖后加一元换购一瓶红牛……这足以说明,华彬集团想透支红牛的最后一丝品牌价值以抬高战马的品牌地位,当然,这也是放弃红牛的表现。”

  在他看来,没有了红牛的华彬快消集团注定坎坷。“且不说未来如何,单就其想通过战马来力挽狂澜是很难的。”

  这一点,或许可以从华彬快消集团对战马的“预期”中窥得一二。

  新金融观察记者从一知情人士处获悉,2018年,华彬方面对战马瓶装、罐装饮料的销售目标是:“合计15亿元。”与此同时,其将2018年全品类(集团旗下所有饮料产品)销售目标定在了223亿元。相较之下,孰轻孰重已无需多言。

  不过,上述那个微观真实的层面还不足以说明华彬快消集团目前的生存现状。就前述在职员工所在的区域市场,便是另外一番天下了。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