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正文

经点问答:支付机构备付金100%存缴有什么影响?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特急文件。《通知》要求,支付机构能够依托银联和网联清算平台实现收、付款等相关业务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开立在备付金银行的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规定可以保留的账户除外。

  消息一出,业内人士表示,部分支付机构“躺着吃利息”的模式将正式成为历史。那么,为什么以往部分支付机构是“躺着吃利息”?为什么“央妈”要动这块奶酪?备付金存缴带来什么影响?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将为网友逐一解答。

  支付宝、微信告别备付金利息收入

  据中国基金报,客户在使用第三方支付平台消费转账过程中,由于存在结算周期的时间差,会在备付金账户内沉淀出一定规模的资金。这部分资金的利息收入归第三方支付机构所有,但只能进行银行存款、基金购买,不能进行放贷等投资。

  根据央行的要求,支付机构把客户备付金存管在商业银行的专户内。但因为客户备付金是以支付机构的名义存放在银行的,对银行来说是一笔非常可观的存款。为了争取备付金的存放,银行向支付机构支付利息。

  根据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10月非金融机构存款(支付机构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已达到9956.91亿元人民币。

  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和银行结算的利息收益是按照日均资金沉淀量,按照协议存款的方式计算的。协议存款的价格区间基本是在年化3%左右,高的可以达到4%以上。

  通过客户备付金赚利息,对支付机构来说,相当于无风险套利,只要吸纳客户备付金,就可以躺着赚利差,这个利差空间甚至比许多银行产品的利差空间还高。

  支付人士称,对不少支付机构而言,利用备付金吃利息是重要盈利来源,一般支付机构在银行开立两类账户,一个是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一个是备付金收付账户,虽然监管规定备付金不计息,但实际操作中,由于用户每笔交易的时间差等,尤其是预付卡业务,存款账户和收付账户之间会形成差额,这部分余额或将成为生息资产。余额越高,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议价能力越强,一般情况下,年化收益率会比活期存款略高。

  目前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家支付巨头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合计约万亿元左右,占全部支付机构备付金总量的90%以上。

  对许多支付机构来说,备付金利息收入相当于当年税后净利润,一旦备付金利息没了,公司盈亏很有可能发生逆转。

  利好消费者

  虽然《通知》让支付机构“很难过”,但是对普通用户则是利好。

  对消费者而言,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之前怎么用,之后还是怎么用。同时,资金更安全了。钱存在“央妈”口袋里,除了发出支付命令,支付机构不可能挪用任何一笔资金。

  其次,提高手续费可能性很小。支付机构赚不到利息,会把会把成本转嫁给用户?

  有支付机构人士表示,支付机构的备付金收益,过去冲抵了运营成本,这部分收益没有后,抬升的成本未来会不会转嫁给用户,目前还不明确。

  不过,也有专家表示,可能性很小。因为市场上支付机构众多,竞争很激烈,转嫁给消费者,提高支付手续费,根本没有竞争力。

  客户备付集中存管比例:从零到全部

  据澎湃新闻,从没有备付金集中存管,到2019年1月全部执行,央行用不到两年时间结束了支付机构靠沉淀客户备付金躺着挣利息的盈利模式。

  而这并不是央行第一次“出手”备付金存管。

  去年1月,央行发布《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从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由央行监管,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首次备付金交存的平均比例为20%左右。

  在此之前,经过一轮爆发式发展的中国第三方支付机构们往往选择只能在多家银行开设备付金账户,尽管一直备受争议,但由于没有明文规定,备付金存在银行而带来的利息收入“默认”归支付机构所有。同时,银行们又“渴望”存款,在央行叫停断直连之前,大型支付机构靠手里几百亿的支付沉淀资金自然可以到各家银行、甚至是同一家银行的不同分支机构, 在网络支付服务费上讨价还价。

  在实施8个多月后,央行二度出手,去年末决定从2018年起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将由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按照央行的要求,这一比例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至2018年4月才将集中交存比例调整到50%左右。

  而在50%的比例执行了刚满两个月,央行再度出手,将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

  5月初,央行就曾召集部分机构开会,酝酿对部分试点支付机构全额上收客户备付金。而从落地的政策看,央行最终选择了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

  部分小机构可能被淘汰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资深人士分析,在支付行业,客户备付金不仅是“直连模式”的基础,也是支付机构重要的收入来源。作为支付过程中的沉淀资金或在途资金,从所有权上看,备付金属于客户;从控制权和利息受益权上看,备付金则属于支付机构。所有权与控制权的分离,容易诱发道德风险,这种风险普遍表现为备付金的挪用(用于其他业务或购买理财产品),更有甚者卷款跑路。

  该资深人士表示,“数据显示,支付行业2017全年的备付金利息收入约为70亿元,2018年只会更多。而在2019年1月14日实现备付金100%集中交存之后,将迫使各支付公司转变盈利模式,开拓新业务并进一步提高产品附加值,以拓展营收范围”。

  融360分析师刘银平认为,备付金集中交付之后,对支付宝、微信这样的支付机构影响有限。但对于其他小型支付机构而言,将对其盈利模式产生巨大冲击。部分小型机构有可能被淘汰,支付牌照的价值也可能因此缩水。不过,这一举措可以有效防范支付机构挪用客户备付金等风险,用户的资金将更加安全。

  “支付机构吃备付金利息的日子彻底结束”,在支付网创始人刘刚看来,支付机构再也不能拿备付金作为条件去和银行谈判争取费率上的优惠,新政策让支付公司和银行之间的合作更为纯粹。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