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正文

*ST众和旗下金鑫矿业7月底仍为停产 被环保部门点名

  莆田上市公司*ST众和,在2017年半年报中继续展现出业绩不振的一面,退市风险已越来越高。

  在半年报中,公司将“尽力协调并加快矿山复工相关完善工作”“推进重大资产出售事项”“争取扭亏为盈”同列入下半年的经营计划,已可见矿山的重要性。

  作为*ST众和旗下重要企业,马尔康金鑫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鑫矿业)业务范围正是对党坝乡锂辉石矿的勘探及开采。但是,截至今年5月的最新公告中,金鑫矿业仍存在丢失采矿权的风险。此外,*ST众和2017年半年报中显示,矿山上半年仍未开工,原因则被归咎于天气。

  为了解详细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7月底前往四川省马尔康市党坝乡,经现场走访得知,从今年初开始,金鑫矿业的采矿点就一直处于停产状态,并曾遭到四川省环保点名,其拟扩产的160万吨锂辉石项目也并未开建。

 *ST众和旗下金鑫矿业7月底仍为停产 被环保部门点名

  去年已被环保部门重点监控

  工商信息显示,*ST众和旗下的阿坝众和新能源有限公司持有金鑫矿业98%的股权。金鑫矿业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拥有规模较大在产大型锂矿山的公司,而新能源锂电材料为*ST众和主业之一,因此金鑫矿业的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为了解金鑫矿业目前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7月底前往四川省马尔康市党坝乡一探究竟。

  在党坝乡,据当地村民及矿区员工介绍,金鑫矿业有两个采矿点,分别位于党坝乡的地拉秋村和高尔达村。言谈间,村民告诉记者,金鑫矿业是当地为数不多、能经常出矿的锂辉石矿开采公司之一。

  金鑫矿业在地拉秋村的采矿点位于半山腰上,记者发现,通往选厂的山路狭窄,急弯很多,对开采和运输来说都是一大难题。据采矿点工人介绍,山上的矿石经过开采后,可由两座山峰间修建的索道运至山下,“这两条索道是一个创举,为开采省了不少事。”

  在现场,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人对记者透露,从今年初开始,金鑫矿业就已经停产了,而从现场情况来看,短期内也并无复产迹象。至于原因,他则对记者表示:“上面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听说是有环保问题。”不过他补充称,目前金鑫矿业公司整体都处于“整改期”中。

  据《证券市场周刊》7月报道,阿坝环保部门一位工作人员此前曾表示,“金鑫矿业环保方面的手续一直在办,但至今还没有办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5月9日,四川省环境保护厅曾发布《环保督察:省环保督察组向阿坝州反馈督察意见》,其中明确提到,四川省马尔康金鑫矿业有限公司、四川协鑫硅业有限公司堆场管理极不规范。

  此外,在2016年时,金鑫矿业还被四川省环境保护厅列入“2016年重点监控重金属企业”名单中。

  160万吨项目两年后仍未开工

  对于*ST众和来说,目前处于停产状态的金鑫矿业可谓价值不菲。

  单就账面来说,*ST众和曾公告称,因碳酸锂价格上涨以及矿山探明储量增长,据中天华伟评估,金鑫矿业位于党坝乡的锂辉石矿矿业权估值从2012年的5.60亿元,已增长到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21.35亿元。

  更重要的是,将金鑫矿业采矿权收入囊中是众和股份进军锂电新能源产业的关键。时光回溯到2015年4月,众和股份发布投资建设项目公告称,2014年金鑫矿业年采选锂辉石矿85万吨项目主体工程基本完工;为发挥矿山效益,公司还拟投资建设金鑫矿业锂辉石矿160万吨/年采选工程扩建项目。

  不过,记者在实地走访中发现,两年多过去后,多位地拉秋村采矿点人士向记者表示,年采160万吨锂辉石矿的项目“没有动静”。

  “现在老厂子都停产了,更不要说啥新项目了。”一位采矿工人告诉记者,此前,他也在网上看到不少新闻,其中就包括金鑫矿业的采矿权将被司法拍卖,“老板们可能是在忙这个事情吧,现在还顾不上扩产这一块。”

  根据公告,*ST众和2015年的年报中曾预计,2016年如果矿山生产经营及采矿权证扩大规模审批顺利,产出锂精粉6万~8万吨,实现经营性净利润约5亿元。而在2016年年报中显示,公司当年锂精粉产量为2.16万吨。

  从现场情况来看,金鑫矿业的生产能力与“160万吨产能”的目标还有差距。而在上市公司本身已经“披星戴月”还继续亏损的状态下,该目标也或变为一张“空头支票”。

  “采矿权”能否扮演救世主

  *ST众和最新披露的半年报也坐实了党坝矿山并未开采的事实。

  8月28日晚,*ST众和发布的半年报显示——矿山因气候因素影响开始复工准备(包括复工审批)的时间延迟,上半年尚未开工,并影响了阿坝众和新能源锂盐业务的开展,公司新能源锂电材料板块2017年上半年出现亏损(而2016年上半年盈利5187万元)。

  矿山未能复工,是否真的为“气候因素”呢?根据记者在矿山现场了解的情况,一般而言,由于海拔高、霜冻期长,锂矿山在冬季确实存在无法开采的情况。但从4月开始,天气回暖后,各矿山就已经陆续复产了,这些矿山并不存在因天气原因影响矿山开采的情况。

  矿山停产,对*ST众和影响有多大?

  记者注意到,已经*ST的众和,今年上半年利润总额为亏损8177.59万元,净利润为亏损6797.60万元(非归属净利润)。如果下半年公司再不扭亏,将面临暂停上市风险。因此在下半年的经营计划中,*ST众和只有一个任务:尽力协调并加快矿山复工相关完善工作,推进重大资产出售事项,争取扭亏为盈。

  根据2016年年报披露,众和股份当年锂精粉产量为2.16万吨,其毛利率高达75.17%,而公司的纺织印染、锂电池材料等业务虽然体量大,但毛利率仅为6.75%与13.56%。因此,锂矿业务板块对公司收入的贡献不可小觑,而这也是资本市场关注的重点所在。

  金鑫矿业能否复工还是未知数。对于*ST众和来说,更大的风险还在于采矿权有被司法拍卖的可能。由于金鑫矿业此前对中融信托的借款逾期,2016年5月,中融信托已经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2017年3月,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已经启动了抵押物(矿业权)网上司法拍卖的准备工作,虽然公司于5月发布了关于金鑫矿业采矿权的最新情况,但仍“面临被司法拍卖的风险”。

  对于中融信托的借款,*ST众和的清偿目前进展如何?矿山是否存在环保问题,因此迟迟未能得到复工审批?就此,记者多次致电*ST众和董秘办公开电话,并尝试获取置评,不过截至发稿时仍未能接通。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