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正文

银联二维码归来 能否再现“齐天大圣”荣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群

孙悟空曾两次险些沦陷故乡。

  一次是海外十年学艺归来,花果山众猴正被水帘洞混世魔王欺虐,欲强要占水帘洞府。那魔王虽然刀法凶猛,但被悟空身外身法夺去板大的钢刀,照顶门一下,砍为两段。

  悟空又从傲来国偷来无数兵器,逐日操演武艺,会集群猴,已有四万七千余众。又引来满山狼、虫、虎、豹等七十二洞怪兽,都参拜悟空为尊。

  此时悟空内心膨胀,无奈兵器不趁手,就以买的名义,从东海龙宫抢走如意金箍棒,又与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狮驼王、猕猴王、犭禺狨王等结拜为兄弟。一时花果山的势力傲视四大部洲,只有后来西天路上的狮驼岭堪与之匹敌。

  话说八百里狮驼岭有名字带牌的妖怪有四万七八千,那狮驼洞是尸山血海,狮驼国中更是满国都是妖怪,把悟空吓得挣挫不起。三个魔头神通广发,其中三魔王大鹏雕更是赤手空拳把悟空抓住,连悟空的逃跑绝技——筋斗云都给破了。

  两次天兵天将围剿后,花果山被二郎神防火烧坏,花草俱无,烟霞尽绝;峰岩倒塌,林树焦枯,四万七千群妖仅剩千把。莫说抵御妖魔,连傲来国的猎人都时常来围剿。

  千日行善,善犹不足;一日行恶,恶自有余。下决心杀人是艰难的,但悟空仍将那猎户千余人马尽数了结,并将那“重修花果山,复整水帘洞,齐天大圣”大旗竖于水帘洞外,又向四海龙王借来甘霖仙水洗净花果山,花果山再次成为福地通天。待数日后八戒来寻悟空时,花果山已是天下第一名山,青如削翠,高似摩云,周围有虎踞龙蟠,四面多猿啼鹤唳。

  花果山是悟空的老巢,他以“齐天大圣之能”重整旧山河尚且如此艰难。支付是银行、银联的山河,但近年却被第三方支付机构再三侵袭,尤其在移动支付领域,银行、银联几乎已全面落后于支付宝、微信支付。

  电子支付起源于美国,却在中国得到更快的发展。中国-中东欧基金董事长、中国工商银行原董事长姜建清在中欧国际商学院2017全球论坛香港站上表示,2016年中国移动支付总量超过38万亿元,是美国市场体量的五倍。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17)》发布会上表示,近年来,我国支付体系基础设施日益完善,支付服务场景日趋丰富,支付服务更加高效、便捷,以“云闪付”、条码支付等为代表的移动支付更是走在世界前列。2016年我国移动支付业务笔数首次超越互联网支付,标志着零售支付市场移动支付时代的到来。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支付行业共处理移动支付业务1228.6亿笔、208.4万亿元;处理互联网支付业务1128.8亿笔、2133.4万亿元,移动支付业务笔数首次超越互联网支付。

  移动支付市场增长如此之快,得益于银行、银联以及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机构的创新,但银行、银联显然已错失先机,近年正希冀云闪付等创新重新夺回市场。

  夺回市场

  近日,银联联合工农中建交等40家大中型银行发布标准二维码,,京东金融作为银联战略合作伙伴首批加入了银联二维码支付体系,与银行业一起全面支持银联二维码联网通用。国内移动支付之争再次进入深度布局的新阶段。

  “二维码支付在国内最早是银联研发的。”中国银联负责人此前向经济观察报表示,银联的电子商务与电子支付国家工程实验室是国内金融行业唯一的国家工程实验室,一直以来都在联合境内外产业各方积极研究、探索包括二维码支付在内的各种创新支付模式。

  这种诞生于银联实验室的支付方式,却并未最先被普遍应用于银联。2013年7月份,中信银行推出第一期二维码支付业务,给用户带来了快速、便捷的支付体验。同一年,中信银行又推出“异度支付”,由于当时消费场景较少,且需在下载中信银行APP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并未能引起市场关注。 然而,这种创新探索于2014年3月戛然而止。彼时,央行以二维码支付安全性存疑,需要等待安全验证为由,联合工信部暂停线下二维码支付服务。当年9月份,支付宝、微信支付即再次布局二维码支付,如今几乎每一部智能手机都已能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的二维码支付。随后多家银行的手机客户端都设有扫码支付功能,但使用该功能的用户极少。

  2016年7月,工行正式推出二维码支付产品,成为国内首家具有二维码支付产品的商业银行。目前,已有工行、招行等多家银行推出二维码支付产品,然而,市场占有率并不高。

  今年5月17日,易观智库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一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到188091亿,其中支付宝占比53.7%,腾讯金融(财付通)为39.51%,支付宝和腾讯金融市场份额达到了93.21%,占据绝对主导的地位。而2016年4季度,财付通的占比为37.02%,占比正逐步提升。

  实际上,腾讯金融(财付通)的移动支付以微信支付为主。一季度移动支付工具活跃人数总体上升,腾讯金融继续位列第一,支付宝季度活跃人数达到4.92亿人次,而微信支付则为8.41亿人次。

  在微信支付的活跃人数及市场占比逐步提升的背后,是支付场景和生态。在微信支付的场景中,既有理财与贷款,又有各类生活服务缴费,既有腾讯系统的服务,又向第三方服务机构开放。

  虽然2016年银联联合苹果、三星、华为、小米等手机厂商以及多家银行推出Apple Pay、Samsung Pay、Huawei Pay等移动支付方式,但据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银行在移动支付领域的市场占比较低,暂时无法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市场占比相比拟。

  重现辉煌?

  此前以互联网企业在二维码支付市场的激战较为激烈,各大支付机构在跑马圈地的运动战中逐渐建立起自己的移动支付体系,并且分别各自拥有自己的一套标准。

  如今, 40家银行系金融机构、及京东金融等第三方支付首批加入了银联二维码支付体系,能否如孙悟空一般重现花果山的辉煌?

  艾瑞分析师李超认为,此次金融科技代表企业京东金融,作为首家接入银联二维码体系的非银机构,对于加速银联二维码产品落地具有重要意义。银联此举意在为发卡机构、收单机构、商户与用户搭建支付基础设施,京东金融的支持会进一步促进二维码支付的联网通用,降低行业成本增强用户服务体验,为行业发展注入了新的引擎。

  金融业务始于账户,支付只是开端,如何通过账户及支付,提供综合服务才是关键。目前市场上已有支付机构基于支付等数据,提供信用、理财、融资等多重服务。 二维码支付只是金融机构在移动支付领域创新的一个缩影,金融与科技的结合,将创造出来新金融的模式。这种新金融模式对于银行来说,过去更多的是在规模的粗放式增长,而未来更多的是聚焦在场景上、在用户交互上,基于对用户的认知和场景的渗透,创造出更多的交易机会,向精细化经营迈进。 从现金交易到刷卡是一种创新,从刷卡到手机支付可以说是一种颠覆。二维码支付的未来在哪里,谁将能赢取用户手中的手机?

  这可能并不是几次优惠活动,就能赢得的战役。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