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p2p > 正文

爆:合拍贷巨亏6200万,已资不抵债,与运盛医疗狼狈为奸

合拍贷的安抚客户和员工的告示,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只是一个障眼法,上市公司系、国资系终究也是浮云。


如果一些合拍贷的投资人稍微留神运盛医疗(600767.SH)的2016年度财务报表,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


运盛医疗的财务报表里,已经暗示了合拍贷的净资产为-4003万元以上了,资不抵债了,老板跑路是迟早的事。


如果投资人再长点心眼,看看合拍贷放款给股东运盛医疗的年利息,用膝盖想,也能判断出4%是个闹剧。


如果投资人还能够琢磨运盛医疗财务状况,很容易明白运盛医疗基本运营已困顿不堪,刚跟P2P平台合拍贷借了6000万元,就立马用2900万去收购合拍贷10%股权,明显暗藏阴谋。


阴谋是什么?是运盛医疗面临退市危机,已慌不择路,只要能拿到钱,任何条件都能接受;也是合拍贷自身已经运营困难,需要融资,老板张金如干脆利用上市公司运盛医疗套出借贷资金,洗白后套现收入自己囊中。


好一个狼狈为奸,相互利用,彼此得利。


入股合拍贷真相


合拍贷本身是默默无名的,然而在2016年3月28日却是名声鹊起,原来上市公司运盛医疗收购了合拍贷运营公司哲珲金融股东郭虹女士 10%的股份,而郭虹不是别人,正是哲珲金融实际控制人张金如的夫人。


合拍贷摇身一变,成了上市公司系P2P,投资人自然是喜闻乐见,平台也笑纳八方资金涌入平台。


其实,绝大多数人都不晓得,就在一个月前,运盛医疗和哲珲金融开展了一项秘密合作,勾兑了一场惊天阴谋。


2016年初,运盛医疗的账面资金几乎是灯干油净,正规的金融机构也已对其避而远之,因此运盛医疗的实际控制人钱仁高无奈将手伸向了P2P。


2月7日,运盛医疗从合拍贷借款6220万元,由钱仁高做担保人。


这一项借款,运盛医疗既没有公告,也没有在2016半年报中提及,属于抽屉借款,显然属于违法违规操作。


借款一个月后,3月28日,运盛医疗以2900万元从郭虹手中收购合拍贷10%股份,相当于运盛医疗凭空多出了2900万元资产,为后续虚增资产和收入奠定了良好的条件。


合拍贷老板是非常聪明的,夫妻二人自然是知道挪用平台资金违法违规,但是平台已经营困难,逾期严重,注册资本都难以收回,需要一个“白衣骑士”伸出援手。


当钱仁高与之勾兑后,夫妇二人茅塞顿开,三人一拍即合。


运盛医疗需要钱,合拍贷网上募集来搞定。合拍贷需要钱,运盛医疗反过来帮解套。


于是在3月28日,运盛医疗与合拍贷股权牵手,都是按照剧本一步步设定好的,同时合拍贷给运盛医疗6000万元借款的年利息,不到4%。


只是钱仁高没有想到,自己没撑到年底,9月份就丢了运盛医疗控制权。


这一事件的详细脉络,其实就暗藏在新的大股东蓝润资产控制下的运盛医疗发布的2016年财务报告中,2017年4月30日正式浮出水面。


合拍贷净资产真相


运盛医疗财报发出后,意味着合拍贷借款给运盛医疗6620万元已经暴露,离5月4日的兑付期只有4天了,运盛医疗积重难返,而钱仁高也已负债累累,合拍贷的运营压力越来越大。


于是,2017年5月19日,郭虹微信借口过账手续,欺骗财务人员将募集的资金669万划账到其个人账户,转款后郭虹开始逃避将资金转回,并拒绝兑付。


接着郭虹奔向了东方之珠的香港,开始了逃亡生涯,而张金如则是被抓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一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而投资人最为关心的,无非是还能不能拿回投资款。不过我们要先看看,合拍贷的运营公司哲珲金融还有没有能力运营下去。


运盛医疗在收购哲珲金融的公告中提及,截止2016年2月29日,哲珲金融的净资产是2197万元,近2年均亏损。2016年至今哲珲金融并未增资扩股。


在运盛医疗的2016年报中,对其持有的哲珲金融计提了620万元的减值准备,按照运盛医疗持有哲珲金融10%股份,可以倒推得出:哲珲金融在2016年收购日到年末亏损了6200万元。


减去2016年2月29日的净资产2197万元,这也就是说,2016年末哲珲金融的净资产是-4003万元。


哲珲金融如此财务状况,估计2016年中旬已是资不抵债,那么2016年中旬到2017年4月份,是哪来的资金运营平台、发放员工工资的?


很明显,合拍贷从2016年就一直在违法自融。


那么,合拍贷放出的告示上说的,上能兑付,下能正常雇佣员工,具备可操作性么?


说到底,上市公司投资P2P,如果不是单纯财务投资,又不是控股结合产业链做融资配套,那么基本可以视为暗箱融资操作下的利益互换,为何涉足P2P的多数上市公司是业绩不佳的企业,原因就在于此。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焦点图片

新闻排行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