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私募 > 正文

博时基金魏凤春:A股机构化按下资本市场工业化“快进键”

A股投资者的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根据中金公司的数据,在自由流通市值中,个人投资者的比例从72%下降到53%,而相应的机构投资者则增加到48%。这是来自中国资本市场的积极信号。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经历了基层和农业的时代,现在正进入工业化时代,未来将进入智能化时代。可以说,金融市场的制度化已经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产业化的“快进按钮”。

虽然金融市场和其他市场不同,但实质是相同的。农业时代对应于个性化生产。就像农业和工业之间的差异一样,农业生产具有天然的脆弱性,零售投资的效率也不可避免地低。这种生产方式不能满足新时期居民的基本需求,通过投资改善生活。工业化时代的基本特征是专业化,分工,组织和管理,通过规模经济提高供给效率。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居民积累了大量财富。资产价值管理使财富的保存和增值成为后工业时代的基本经济特征。中国的金融道路也将遵循这一基本逻辑。

与散户相比,机构的专业性是可以得到明确保证的,无论是研究,投资,风险控制还是人才的激励与约束,机构的制度设计都是按照工业化的要求进行的。他们可以更好地平衡收益和风险的关系。不仅如此,机构投资者具有的资金优势可以很好地实施积极的股东主义,这可以有力地帮助企业进行良好的公司治理,使得公司的经营更好地符合价值投资的理念,从而可以讲短期收益与长期的价值相结合。公司是市场最微观的细胞,它的健康发展是金融市场稳步运行的基础。另外,相对于散户,机构持仓的时间更长,机构之间的博弈更加均衡,所谓主力与散户在交易中的不平等现象都将大大弱化,这都有利于市场效率的提升,对于普惠金融的实施将是莫大的贡献。

与工业化时代性适应的机构化投资,可以更好地夯实金融市场发展所必须的信托责任。机构投资者通过发行基金,保险,养老金等金融产品吸收个人的资金,个人从直接投资ZA转换为间接投资。通过完善的委托代理链条,个人投资者并没有离开资本市场,而是更专业的参与了市场,效率更高,风险更低。

在当下的中国,机构化不仅可以有效地弱化个人投资者的风险,对于国家整体金融风险的防范和化解也具有重要的时代价值。在中国加大开放的同时,散户化的市场是无法迎接外部的冲击的。散乱的市场参与者会被各个击破。不仅如此,金融市场同质化的交易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市场大起大落将使得资本市场的基本功能难以发挥,甚至成为实体经济的掣肘。

XX随着全球经济,贸易,工业等的再平衡,各国之间的竞争必须转移到金融竞争中。因此,改变金融市场的生产方式,增强金融市场的弹性已成为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基本目标。一方面,通过改革和提高供给能力,满足居民投资美好生活的愿望;另一方面,扩大机构投资者,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应对全球挑战,确保金融和产业共同发展,稳步前进。

零售参与方式的变化使机构投资者有了更多的机会,舞台更大,新挑战也随之而来。机构投资者需要承担责任,主动适应新时代金融改革的要求。改革的第一步是从概念转变,积极迎接工业化时代的潮流。继续提高专业性,突出分工和组织,改革与时代不相适应的制度,努力实现激励相容。同时,借鉴国际成熟经验,加强科技在金融发展中的应用。在具体的投资实践中,建立以风险优先,多重配置,团队智慧,专业服务和绝对收入为基本目标的五合一新业务模式。

政府部门也应该为这种转变提供制度保障。例如,鼓励机构投资者变得更大,更强大,以及发行与工业化时代相容的金融产品,如ETF,养老基金和MOM。同时,监管还需要平衡风险定价与控制之间的关系,并做好微观创新和宏观稳定的现实工作。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