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邮币卡 > 正文

遭遇“假夏草 ”亨通光电应收账款超90亿 占市值3成

遭遇“假夏草 ”亨通光电应收账款超90亿 占市值3成

  5月14日晚间,刚刚发布弄清布告回怼财报造假质疑的利市光电发布以会集竞价买卖方法回购股份计划的布告称,公司计划运用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不超越人民币6亿元的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以不超越人民币22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用于职工持股计划、转化公司发行的可转化为股票的公司债券。

  5月14日,利市光电以15.69元/股收盘,这与公司5月9日17.4元/股的收盘价减少了近13%,总市值从343.23亿元缩水至299亿元。

  依照最新收盘价,利市光电最高的股票回购价格超越了现在15.69元/股的40%。

  被商场列为“白马股”的利市光电在5月12日被质疑财政有问题。网络上有文章以《利市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为标题,质疑利市集团的其他应收款目标与利市光电的定增目标有密切关系。

  5月13日,利市光电股票跌停。随后,公司发布布告紧迫弄清相关问题,并表明,部分媒体引用以“夏草”为名编撰的文章,并指明“夏草”为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财政专家郑朝晖教师,“经公司与郑朝晖自己核实承认,该文章非郑朝晖自己所写,系别人运用'夏草'名义所为。”

  5月14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在网络上检索该文章发现,部分此前转发该文章的网站现已将上述文章删去。

遭遇“假夏草 ”亨通光电应收账款超90亿 占市值3成

  33亿预付账款遭质疑 牵连上市公司凯乐科技

  新京报经过互联网查阅到上述《利市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文章了解到,该自媒体以为利市光电的定增目标与母公司利市集团的“其他应收款目标”存在密切关系。并质疑利市光电在征集资金超60亿元的状况下预付33亿元给凯乐科技。

  5月13日晚间,利市光电、凯乐科技双双紧迫回应自媒体的质疑文章。

  利市光电在弄清布告中称,利市光电的部分定增出资者与利市集团的其他应收款客户“无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来往”。

  “本公司事务运营和资金办理彻底独立于利市集团,未经过任何方法直接或间接地将资金提供给控股股东及实践操控人运用。”

  依据利市光电2017年8月的非公开发行状况陈述,公司向上海普罗股权出资、实践操控人崔根良等7名认购目标发行股票。

  5月13日,利市光电回应称,2017年参加利市光电定增的出资者上海普罗股权出资、崔根良均没有与利市集团其他应收款客户共青城利市出资、上海汇至股权出资发作除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来往,也没有与普罗弘盛、上海贝致恒出资发作除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来往。

  此外,利市光电的预付金钱遭到质疑。依据利市光电2018年年报显现,到2018年期末的预付金钱为33.36亿元。其间,一年以内的预付金钱就有33.56亿元。

  依据公司发表的预付金钱质疑,依照预付款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预付款中对“供货商一”有预付款26.34亿元,占预付金钱期末余额算计数的78.97%。

  上述质疑文章称,利市光电暴增的预付款首要流向凯乐科技。

  弄清称预付金钱发作系所在事务环节中的议价才能所抉择

  对此,利市光电在弄清布告中称,预付金钱发作系所在事务环节中的议价才能所抉择。该项事务中,终究客户为央企,供货商亦为客户指定。因而,公司在供给端和在客户端议价才能均很弱,该事务由此发作大额的预付金钱。假如公司自己直接制作而非代加工的状况,也同样会发作大额预付金钱,这是所在事务环节中的议价才能所抉择,而非代加工所造成的。

  因为上述专网通讯设备要害部件在总成本中占比较高,且因其高技术含量和特殊性需求全额预付收购款,收购时未发作实践的现金开销。因而,公司以银行承兑汇票方法预交给凯乐科技,再由凯乐科技向其上游供货商预付收购款。待产品交给客户后,依照约好进行货款结算。

  凯乐科技也随即发布弄清布告称,公司承受利市光电全资子公司江苏利市线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市线缆”)托付,进行专网通讯后端加工事务出产。合同签定后,凯乐科技收到利市线缆 100%银行承兑汇票预付款,再向上游供货商预付收购款,按合同约好进行货品结算。

  “公司依照与利市线缆签定的合同,分期分批进行加工出产。公司现已出产结束,近期将合同货品悉数交给结束,不存在占用利市线缆资金的景象。”

遭遇“假夏草 ”亨通光电应收账款超90亿 占市值3成

  上一年成绩增幅放缓,本年一季度成绩下滑

  材料显现,利市光电是一家通讯网络和动力互联归纳解决计划提供商,2018年通讯网络事务全年完结运营收入124.48亿元,同比添加13.10%;动力互联工业完结运营收入96.16亿元,同比添加23.51%。

  这样的成绩增速现已较此前的成绩增幅有所收窄。

  数据显现,利市光电2018年度的运营收入为338.65亿元,较2017年度同比添加30.5%;归归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3亿元,较2017年度同期添加20.27%。

  而2016年度、2017年度公司的运营收入同比添加率分别为41.74%、34.4%;归归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添加率分别为129.81%、60.20%。

  2019年一季度,利市光电的净利润则呈现下滑。公司归归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7亿元,同比下滑5.18%。

  成绩下滑的背面,近1年利市光电股价跌幅为34.36%(前复权),其股价最高价为37.08元/股,最低价仅为14.91元/股。

  弄清后宣告溢价回购股份

  发布弄清布告后,5月14日晚间,利市光电宣告计划回购公司股份称,公司拟运用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不超越人民币6亿元的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以不超越人民币22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用于职工持股计划、转化公司发行 的可转化为股票的公司债券,公司如未能在股份回购施行完结之后36个月内运用结束已回购股份,没有运用的已回购股份将予以刊出。

  “为维护出资者利益,结合近期公司二级商场股价,本次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越人民币22元/股,该回购股份价格上限不高于董事会经过回购抉择前三十个买卖期间,归纳公司二级商场股票价格、公司财政状况和运营状况确认”。

  在利市光电看来,“现在股价未能充分反映公司价值”。

  5月30日,利市光电将举行股东大会,对关于《以会集竞价买卖方法回购股份计划》的计划进行投票表决。

  利市光电称“本次回购股份计划需要提交公司股东大会以特别抉择方法逐项审议经过,存在股东大会审议不经过的危险”。

  应收账款已超90亿元,几乎是公司总市值的三分之一

  利市光电2018年年度陈述显现,公司陈述期末的应收收据+应收账款总额为96.13亿元,占期末总资产份额的25.44%,较上年期末添加32.34%。

  这样的应收账款数字几乎是公司总市值的三分之一。在年报中,利市光电称,“首要为陈述期内运营收入添加,应收账款相应添加”。

  依据应收账款明细,其间有81.85亿元的应收账款归于应收账款,14.28亿元为应收收据。到2019年一季度末,其应收账款+应收收据总额107.2亿元,其间应收账款为93.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利市光电并未发表公司应收账款的大客户明细。依据公司2018年年度陈述,对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算计为26.9亿元,其间应收账款位列榜首的大客户“客户1”的应收账款为9亿元。

  利市光电关联方应收账款分别为西安西古光通讯有限公司、威海威信光纤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其间西安西古光通讯应收账款为1.86亿元。

  依照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5名应收账款状况,第二名为利市光电世界有限公司,对应应收账款为3.49亿元;黑龙江电信邦本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对应应收账款为8565万元。

  材料显现,利市光电世界、黑龙江电信邦本为利市光电子公司,西安西古光通讯为利市光电联营企业。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