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债券 > 正文

毛振华:宏观变局尤需防范债务风险

  和讯债券消息 5月28日穆迪—中诚信国际第六届信用风险年会: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中的信用发展趋势在北京召开,此次研讨会由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和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主办,研讨会将对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后的未来前景;中国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发展现状;地方政府债券区域特征、风险与展望;以及改革和经济转型过程对国企信用质量的影响等重要议题进行了讨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认为债务风险隐隐约约在市场出现了,这些年我们也出现了风险事件,出现了有可能违约的,延迟了一天还本付息也是违约,政府机构就会想办法还。这个问题我们看到债务的市场里面暗潮汹涌,很多机构还不起债,也有很多机构想赖帐,其中既有企业也有地方政府。

毛振华 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


毛振华 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

  以下是嘉宾演讲实录:

  大家早上好,又见面了,我们这个活动是一年两次,每次有这么多的朋友参加,我们感到非常高兴,也有很多压力。刚刚叶总讲了,最近中国经济的形势是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其实这也是非常特殊的历史时期,大家期待今年下半年的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因为这个三中全会可能不光要制定管今年的,明年的,可能要管五年、十年的改革发展的基本经济政策,因为我们中国基本上一中全会吧,都是我们共产党自己的人事安排,解决好谁当总书记,谁当国务委员,二中全会是国务院人大的安排,三中全会是要决定这一届的方针政策,所以中国每一次的重大决议都在三中全会,三中全会是非常重要的这么一个会议,是大家都很期待,这一个三中全会会给我们中国带来什么,所以大家现在都是在研究。

  我这些年主要在学校里面做研究,我们也很想在这方面做一些贡献,所以现在全国的智库、学术机构大家都在给中央写报告,应该怎么样改革,其实党中央也搞了一帮人改革,他们早就想好了,但是像我们学校这帮人还是在想办法写这些东西。我在6月15号会在人民大学有一个专门的报告,报告宏观经济形势和改革的一些很综合的报告,大家有兴趣也可以去听,可以找我们公司了解有关的情况。

  今天主要给大家带来最近的一个研究,宏观变局尤需防范债务风险,大家很关注债务的问题,我把这方面的研究给大家做一个汇报和分享。

  大家知道债务风险是全球金融风险的主要诱引,其实金融风险导致的经济危机在过去的年份里面已经不断的演出,当时我们有个初步的统计,全球至少发生了250次以上的主权债务违约,就是国家系统的债务违约,68次的国内债务违约,几乎每隔几年或者十几年违约就会爆发一次,我们讲的不是单独的,是集中的,危机性质的。从1929年世界金融危机以后,世界金融危机主要表现在债务市场上,黑色星期五集中反映了美国金融危机的大背景,引发了长时间的萧条,产生了在后来相当时期内,在今天还影响深远的凯恩斯理论。从1929年以后世界上再发生的金融危机基本上不是股票市场的危机,是债务市场的危机。这就是债务市场的发展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股票市场,而影响整个社会经济的稳定和债权市场本身对经济的发展作用日益加大。所以1929年以后的世界经济危机主要体现在债务市场上,对中国来讲我们也应该非常的关注,因为中国还没有发生过集中债务的危机,甚至引发的经济危机。特别近几年来我们看到接连不断的发生了一些经济上我们称之为危机的,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7年开始的全球的金融危机,所以这些包括后来发生的欧债的主权危机一系列的事件,基本上都在债务市场,债务市场由于它的特殊性,它本身的直接违约以及衍生产品引发的交易系统和连锁的违约,成为了整个金融风险的集中爆发地。所以我们来关注债权违约的时候,就是我们对整个经济体和经济体系的安全应该引起比较大的警惕,现在债务风险出现的都是比较大的问题。

  从另外一方面看,现在国内的债务市场到底怎么样,全球过去是不是这么发展下来的,现在国内市场到底有什么样的金融危机,有没有债务的危机。首先我们来看宏观经济的情况,因为金融是实体经济发展的体现,我们知道货币产生最早叫一般等价物,就是实体的物化的这么一些物品的对应的交易标志和价值的记录者。但是金融本身随着它的发展,我们叫过渡金融化,金融化的发展、金融发展,特别是金融体系本身的从业人员,他们觉得金融仅仅只是实体经济的一个反映,或者仅仅只为实体经济服务,大家很不满意,金融体系的人认为自己赚钱赚少了,他们服务的对象赚的多,他们希望自己不仅仅是为产品服务的,自己要生产金融产品。所以在金融体系内产生了很多金融产品,而将金融产品在金融体系内进行交易,出现了很多衍生工具,这样滋生了一些风险。金融风险来自于两部分,首先是实体经济。第二,金融体系本身也有可能因为衍生工具、交易、技术性的风险,由于货币体系的传导性,由于金融体系本身的风险传导到实体经济来,而导致整个经济的风险。

  中国的情况目前首先是国内的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应该说在过去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带来的一轮高的增长,在2007年达到峰值,11.9%,从2007年开始世界经济刚好进入金融危机,而中国也就进入了经济的下行调整期。当然中国对经济的预警其实是比较滞后的。我们知道2008年上半年以美国为代表,经济金融体系已经出了很多问题,已经是一片萧条之声的时候,中国还在热火朝天的迎接奥运。所以那天上半年中国的央行采取的还是从紧的货币政策,连续三次提高准备金率。但是到奥运会开完了发现世界形势不对,不是我们的状态,我们也跟着全世界采取刺激性政策,所以我们推出10万亿,央行在最后2个月连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我们差不多采取很过激的政策维持经济的增长。根据我们的分析,2007年开始起,中国假定没有国际因素也应该进入调整期。但是由于全球的金融危机,全球的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救市措施,中国也跟着采取这样的措施,所以使得经济增长中出现的问题,由于政府主导投资而被延缓和掩盖,所以我们也进入了一次匆忙的刺激以后的担忧,那么在2010年的下半年的时候又开始退出刺激政策,所以又觉得经济有风险,又开始实行从紧的货币政策。所以我们在中间有小小的调整。但这些调整本身并没有改变经济运行的基本的轨迹,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在明显的放缓,经济增长速度在逐步的下降。所以首先我们看经济增长的三大因素,我们讲人口、货币改革红利,还有劳动力,所以政府通过注资大规模的建设刺激经济增长,就我们而言这些手段用的差不多了,所以大家看这个表我们就可以看的到,我们这些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7.7%,但是我们增速已经是持续下降。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