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专题 > 正文

国运和攻克艰难

人也都是环境的奴隶,包括自己的心境。

毛衣战、股市暴跌、楼市转冷、P2P暴雷、私募违约……

冬天来了,寒风似剪刀。

大环境里,人只不过是沧海中的一粟小舟。

当前的中国经济,正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压力。

成,从中等收入国家能否继续迎头猛进变成高收入国家。

败,下行,深陷泥潭。

习惯了高速发展,其实我们都没有做好世界会变坏的预期。

世界不会按照心愿而变或者不变。

过去这些年,巴西、伊朗等等不知有多少国家经历过这样猝不及防的滑铁卢。

转型不仅面临着巨大的技术、产业升级的压力。

也面临着残酷的国际竞争。

美国这个国家不坏,但如果中国经济试图赶超它了,或者抢了它的饭碗。

毛衣战就在所难免。

世界总体是共赢的,但资源也是有限的。

遥想去年今日,都在津津有味谈打不死的区块链。狂热的暴富刺激下,人心思进。

今年今日,5%上下京东上的富民宝、众邦宝还能投吗?

刘强东出事了还能投吗?

什么,底层资产是银行储蓄,那么这些小银行会跑路吗?

过冬的最好选择就是“不折腾”。

防守,防守,再防守。

止损,降低风险偏好,潜心学习。未来不管怎么样,不断打磨自己,做足准备总是没错的。

有朋友问:中国还会好吗?

其实现在经济环境有点糟糕,但也没那么糟糕。

如果你喜欢读历史,就会发现,即便今天这样的环境。放到中国古代的任何时候,都是绝对的盛世。

甚至放诸整个世界,也没那么坏。

虽然它可能会变坏。

1.0

这个世界最坏的样子,大概就是战乱。

中国的古代史,都说在大乱和大治中不断循环。

但很少人会科普,大乱的代价。

东汉末年,全国人口5000万,到“马前悬人头,车后载妇女”的三国,只剩下不到1000万。

隋炀帝大业三年(公元606年)的4602万人,然后经历隋末大乱,到唐太宗贞观十三年(公元639年)人口只剩下了1235万。

明末的时候全国人口大概有2个亿,经过天灾人祸和清初的残酷战争,清顺治十二年(公元1655年)人口降至约1.2亿。

清末经历太平天国运动、捻乱和回乱,全国人口又中4个亿锐减到2个亿。

现代战争,其实已经相对文明,比如基本不伤害平民。

一战,死了1000万人。

二战,死了7000万人。

2010年左右——2018年,我曾经如追网剧般跟了2场内战。几乎每两三天就会查一下战争推进过程的蛛丝马迹(微博、贴吧一些军事迷会长期直播)。

利比亚内战打了8个月,从班加西起义到英法介入,再到米苏达拉的激战,西部山区部队神兵突袭的黎波里。就像一部精彩的好莱坞大片。

叙利亚战争就让我第一次感受到“观众的煎熬”。在时间上漫无边际的焦灼鏖战,一开始是政府军跟自由军的战争,接着变成基地组织努拉斯,再接着伊斯兰国崛起……

割喉、爆头、屠杀、爆炸……

叙利亚的老百姓一开始大概是支持人民起义的,后来人民起义变成了极端组织,后来极端组织被更加极端的组织取代……

在真实和残酷面前,在度日如年的年岁岁面前,普通人估计根本无法思考,我们这个世界,到底为了什么然后就变成了人间炼狱。

亲历战争是一个怎么样的感受?

下面一段摘自南斯拉夫内战时期一个塞黑人的自述:

3个月后,关于有人饿死或冻死的流言开始传播开来。我们从被遗弃的房屋上拆下所有门窗,点燃来取暖,我所有的家具也这样烧掉了。许多人病死,大部分是死于饮用了不干净的水(包括我家的2人就是这么死的),我们喝雨水,我吃过几次鸽子,也吃过一次老鼠。

货币已经是废纸一张。

但幸存者之间还是有交易发生的,黑市是存在的,比如:为了一罐牛肉玉米罐头,女人会随你摆布几小时(这听上去很令人悲哀,但这是事实)。我还记得,大部分这样的妇女都是绝望的母亲。蜡烛,火柴,抗生素,电池,弹药,当然还有食物,我们为了所有这些,像动物一般争斗。

在那种情况下,许多事都改变了,大部分人变成了野兽,这当然是丑恶的。

这种情况下,数量决定力量,如果你单枪匹马在一所房子里生活,不论你武装的多好,你大概也已经被抢光并且杀掉了。

2.0

民以食为天,次于战乱的就是“饥荒”。

当代中国,大部分人对于饿肚子这个词都已经很陌生了。

我们的邻居,过去30年里,就发生过可怕的大饥荒,因为饿死或者营养不良,死亡的人数大概在20-40万人之间。

在此期间,经常发生饥饿的朝鲜妇女,想方设法逃到鸭绿江的北侧,为了一口饭20岁的漂亮姑娘就会下嫁40岁的猥琐老光棍。

事实上,上世纪80年代,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广阔的土地上,还有很多人吃不饱饭。离现在,也不过40年。

再往前几十年,就是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自然灾害。

在自然灾害的岁月里,即便“江南”这样在中国一直以富饶著称的地域,树皮和草根依然被一扫而空做成饭菜下肚。

放眼全球,今日整个东非依然时不时陷入残酷的饥荒。

这些年,转基因食品一直闹得沸沸扬扬。

而这个问题抛到东非:你还能选吗?

3.0

委内瑞拉,这个曾经石油富国已经变成经济危机最严重的地区。

最近国际货币基金(IMF)日前警告,陷入长久经济危机的委内瑞拉年底前通货膨胀率恐突破100万%。

在委内瑞拉街上是看不到猫猫狗狗的。

都被捕杀了。宠物都不例外。

陷入经济危机之后,75%的民众在去年体重平均下降了11公斤,多数儿童存在营养不良。

战争会引发饥荒,经济危机也会。

当然,经济危机也会引发战争。内部无法调和的内战。转移内部矛盾的外战。

20世纪,日本大规模侵华就跟其国内糟糕的经济危机有密切相关。

而希特勒则在经济危机中成功建立了德意志第三帝国,然后就是可怕的二战。

坏东西让它坏下去,就会不断地在各个坏东西里恶性循环。

据说卢旺达人经历持续的内战和种族大屠杀之后,变得异常的克制,以及珍惜来自不易的稳定。

4.0

最近听到比较多的词,一个是冬天里的国运,一个是毛衣战面前的共克艰难。

怎么看呢?

除了天赋超级,这片土地的大部分人过去所能挣到的钱,多少跟这个国家的国运相关。

国运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大部分普通人的个人命运。

至于共克艰难。

中国除了有钱有能力可以出国发展和潇洒的极少数成功人士。

我们普通老百姓:

除了共克艰难,我们还能怎么样?

没能力全球资产配置的富足,这就是命。

普通人跟中国,就是一个命运和利益共同体。

当然,对于我们大部分普通人,国运与共克艰难的问题,终究还是做好自己和过好自己。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